阿饼

时光网:huhd,http://my.mtime.com/6462188/
微博@画饼充饥好
豆瓣:阿饼

一种局限 | 欲望影像

本文会主要讨论关于卡罗尔中Therese职业:摄影师的相关话题,但是主要不是探讨为什么会把原著的舞台设计师变成摄影师,而重点是摄影师这样设定的一些缘由。



电影的最终形式是虚构,目的则是以虚构构造真实。人类对于真实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迷恋,但事实上我们永远无法达到真正的真实,至多只能是越来越靠近。这取决于所选取的媒介。真正的情况是我们生活在一个由媒介链接的“世界”里,看听闻触都是我们选取的链接真实世界的一种媒介,人们通常拿来判断是否真实其实是媒介之间的对于真实的距离有多远的差距。如看听闻触,我们对通过这四者接触的事物都认为它为真实,只是因为这几乎就是最能接近于真实的媒介之一。


如我们看到的是并不是事物本身(真实),科学的来讲其实是光、光、光。人类其实很容易把通过媒介接触的无限接近于真实的“真实”或者说最合适的真实的替代品直接当做真实本身,而影像的繁荣也得益于此。影像作为一种媒介,一种特别的媒介。它比起人类生理的几种媒介某程度上更复杂。影像的本质是虚构的,所以它有了一种特殊的影像魔力:让观者混淆虚构与真实(这也就是它的最终目的:构造真实),因为“看上去太像真的了。”这一点已经有无数的电影书进行了说明,所以在此只做简单提及。


无意或有意拍摄的对象都不是真实的。用什么胶卷,如何构图,如何冲洗等等都是人工的。拍摄下来的照片是经过摄影师选择的(什么时刻、什么角度、什么对象等等),而有时摄影师本人也不会意识到自己所拍摄的一切照片其实都是经过自己选择的。那么既然是有选择就自然是基于摄影师的一种欲望。而欲望可以是多种多样的,从一种:性欲,到另一种:对某种行为/现象的强烈赞美/谴责的欲望,甚至也可以是多种混杂的。

我们喜欢观看,甚至到达了一种痴迷的境界,这来源于天性(好奇心、求知欲、对于真实的迷恋等)。


而在观看欲中甚至有一种色情的存在,对此,一个专门的词语:视淫(scopophilia)。一种来源于观看的欢愉(pleasure),受性欲的驱使。在电影研究中,这种通过观看一些色情照片、影片才能获得的视淫被扩大到影像的范畴,影像(广义)可以承载多种混杂复杂的欲望。而通过多种途径都可以获得影像,如照镜子,照相机拍照等。在中文翻译里,这与窥视癖(voyeurism)一起几乎都被翻译为窥视癖,但这二者是有区别的。有差别的是后者是贬义的,在心理学里这属于轻型心理疾病。而前者可能是中性的甚至是褒义的,前者被使用时多数也是与影像有关的语境下。事实上影像对于视淫的依赖性超乎大众的想象。(延伸阅读在本文最下方,为scopophilia的维基百科,其中专门说到了cinema,很简略但是挺清楚的)


基于后天形成的人类社会的约束,文化的影响(道德观、羞耻心等),对于欲望的展露不可能过于明显所以就会使用特殊的方式来进行表达,如艺术手段,文字,语言等等,这些也是后天形成的手段(语言当然也是后天形成的)。其中文字是最为常用的,而在书里可以这么写但是在影片里肯定不能这么拍,电影语言的独特性不支持这一点。我在“去文学化”那一篇文章里已经提过。


一张照片从拍摄到展现的前、中、后,都是摄影师基于自身欲望的一种选择。也是因为摄影师赋予了影像(广义)特有的魔力,让一种虚构成为了“真实”才会有力量。所以,大概总带着爱。

                                                                                        2016.2.7

——————————————————————

延伸阅读(不是书籍,大家人人都能看的...)

Scopophilia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copophilia

我真的是在写关于carol的文章啊【】然而我猜不说大概没人能猜出来【】好吧~今个儿除夕了,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

© 阿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