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饼

时光网:huhd,http://my.mtime.com/6462188/
微博@画饼充饥好
豆瓣:阿饼

虚构的真实性

【重要提示】电影观不坚定者慎读本文。


这篇文不会主要阐述任何一部电影,实际上这是一次我由于在书写《卡罗尔》笔记之时翻阅豆瓣看到有人在对比《阿黛尔》和卡罗尔,而TA在微评中提到的“假”的推论就让我重新开始思考电影的真实与虚构。


但是本文中不会出现阿黛尔做对照组,我选择了主要四部作品来做基本阐述,分别是:《鸟人》、《少年时代》、《卡罗尔》和《圣杯骑士》。



我在卡罗尔的观影笔记【下】中提到了意识形态问题,这篇文里选择这四部作品的原因也受到了这点的影响,这四部作品(都是美国电影)的意识形态大方向上都是一样的那么对照起来就方便得多。



从巴赞的长镜头理论看待鸟人,鸟人实际上打破了巴赞长镜头理论的基础:三一律。它究竟是怎么打破的不是我讨论的重点且这个问题只要看过电影就可以回答。那么实际上这里就产生了一个悖论,因为三一律和长镜头的来源即为真实。它要求影片的事件时长与影片本身时长要相对等。加之长镜头本质要求就只能摒弃剪辑。举例如去年柏林电影节的《维多利亚》,整个事件发生在140分钟内,所以一镜到底后的整个影片时长也为140分钟。那么所谓“打破”就要进行虚构,事件时长可能几天也可能几年,然后作者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如何不使用剪辑——这一虚构中最有力和最便利的方法去虚构出一个[真实]。


安哲95年的作品《尤利西斯的凝视》中,安哲用了一个长镜头浓缩了镜片世界中5年的时间(这也是我目前看到的最好的打破三一律的镜头),安哲本人对此的说法是:“以长镜头压缩庞大的时间。”电影语言作为一种语言,如同其它的语言一样,最终的目的是达意。如果是为了打破而打破那就毫无意义可言,因为如果使用虚构的剪辑能更好的达意那么为什么不用呢。

而电影作为一种艺术,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艺术需要虚构,站在虚构的基础上达到真正的[真实]。



马力克的圣杯骑士,跟欧洲艺术电影热衷探讨的梦境意识流作品毫无什么相通之处。有时我甚至直接想借用之前一位老师评价某类电影时用的话:五个镜头知主题,十个镜头了情节,剩下的时间全在玩概念。

我自始至终使用的都是虚构一词,而不是虚幻虚拟这类词语,这三者的含义完全不同。而弄混淆这三者的作品至少对于我来讲那就太可怕了。我从现实主义理论出发解读不了这部作品,从形式主义理论出发我也解读不了这部电影,那就更不要说结构主义折衷主义这些,不过若是纯粹从作者论出发那应该可以,毕竟,马力克一直都是这样。



至于卡罗尔,卡罗尔在这四部作品中算得上是一打三,因为其它三部作品不管探索是失败还是成功(其实都失败了)但都在真实与虚构问题上进行了一些探索,而卡罗尔继承的是美国电影自诞生之初就走的路:虚构,匠艺一样的虚构。(此外我要在此声明我之前所说的carol留名影史那个问题,我指的是观众概念上的影史,而不是学术概念上的电影历史学。)

为什么必须要强调美国因为在欧亚大陆,卢米埃尔兄弟的《火车进站》已经做了一个先例:以虚构构建真实。而在美国,爱迪生的电影只做出了虚构,但不在这个虚构基础上做出关于真实的探索。所以最终就只能在纯虚构领域进行更多的设计。(更精致的构图,更巧妙的剧本等等)再加之意识形态问题,这就也是为什么在电影史上美国从未有过真正的现实主义作品的根本结症。

我不光要说美国以前从未有过,现在也没有,未来,更不会有。

最简单的反驳我的方法就是举例,举出一部美国现实主义电影那么我的观点即为错误。我个人推测会有人举出少年时代,嗯下面我就说说少年时代。



从现实主义理论出发,现实主义作品的基本要求是道德观是首要的,技法是其次甚至可以技法粗糙到难以下咽。那么少年时代这类,姑且叫美式现实主义的作品吧却并非如此。

形式主义就像《它在身后》里面一样,看不见但又无时无刻的跟在美国电影前进步伐之后。究其本质仍然是意识形态问题,美国人的道德观这么多年以来根本没有多少变动(性、同性恋、女性等等)。观察那些能拍出优秀现实主义作品的国度,无疑都受多元文化影响或极端道德观压榨(纳粹时期)。

而美国电影(以少年时代为例)是以现实作为出发点出发去虚构。这,也就违反了现实主义的本质:美学错觉。

而这里以卡罗尔为代表的纯正美国古典主义电影(以及绝大多数电影)皆是由虚构出发构造[真实]。可以赞扬林克莱特在少年时代里做出的尝试:以现实创造虚构去达到真正的[真实]。真实不等于现实,虚构不等于虚假。这种创新之法只会自取灭亡。


这里我举一个很极端的反例(指跟少年时代比是反例),拉斯冯提尔03年拍摄的《狗镇》。



狗镇的布景就是纯舞台,所有的空间皆是虚构。从视觉语言上直接将影像内部撕开来呈现在观众面前。如此,狗镇实际上就对于电影的真实与虚构做出了一个绝佳的探索:当直接越过从虚构上构造真实这一条件,直接单纯借助于虚构的力量能否达到真正的[真实]。更或者说:能否达到电影语言的达意?



影像来源于真实,又建立在虚构之上,我所理解的巴赞“现实的渐近线”论调和人们观看卢米埃尔的火车进站时被吓得四散而逃一样:虚构往往比真实更有力。虚构来源于真实,但真实不等于现实,虚构的真实比起起现实(真实)更接近[真实]的本质。电影的最终形式既是完全的虚构,目的为力求重塑或达到真实。所以所谓渐近线既是从虚构中重塑的真实越来越接近于[真实]的本质:人类生活的精炼和永恒的共通情感。


评论

© 阿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