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饼

时光网:huhd,http://my.mtime.com/6462188/
微博@画饼充饥好
豆瓣:阿饼

混合写《蓝色茉莉》、《山河故人》

这两部作品实质上没有太多相似之处,首当其冲由民族性造成的意识形态的差异使这两部作品完全无法作为对比电影出现在任何学术文章中,甚至于这两者叙事风格也完全不同。但我之所以选择将这两者混合着书写是因为,他们在“如何收尾一部开高走低的作品”问题上提供了一个思路、手法几乎一样的范本。


从开高走低上讲,蓝色茉莉似乎比山河故人还要严重。


蓝色茉莉的叙事结构本是一个很普通的线性叙事,然而伍迪艾伦用数量和时长都惊人的闪回片段几乎都要使这个结构产生变化成为另一种更高明的结构来,但是特别可惜的是他只做到了一半。最终得到的只是原结构的崩塌而没有现结构的建立,随着影片进行尤其到达第二幕结束时这个问题就愈发明显。伍迪自己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对之后的结构也做出了一些调整。

在此之前的大量闪回力求与现在对比到达反讽效果,这点对于伍迪老头来讲那是手到擒来。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这些从头至尾都占据影片大量时长的闪回若仅仅只是到达一个反讽效果,那这部作品绝对是一次值得尊敬的完全失败。而在此之后伍迪对闪回的用法产生了变化,反讽效果被大量的削弱而更多的转化成对于现在时段落的补充。时长被大幅度削减,数量也开始有所减少。


这种修改在伍迪具体操作这部作品时所带来的问题上面就说了,只有原结构的崩塌没有现结构的建立。而更深层次的问题也伴随而来:这个剧本的戏剧张力既不能在原结构下“张”,也不能在现结构下“紧”。这种紧急调整结构的做法使得影片前结构想“张”后结构想“紧”的脱节。

当然,上面这种说法不能对号入座的对应山河故人,山河故人在这篇文章里仅作为下面要说一个话题的举例,这篇文的主体是蓝色茉莉。


如果蓝色茉莉去掉最后一镜,山河故人去掉最后五镜整个影片还是是完整的,但是也就是由于蓝色茉莉的最后一镜,山河故人的最后五镜来了一个对于这类开高走低作品的范本式收尾。

蓝色茉莉的最后一镜单独领出来看水准挺高,而放到影片里与之前的镜头想链接甚至于逆转了不少观众对于茉莉这个角色的态度从而也就某程度上影响了整个作品的“质量”。山河故人亦是如此,最后五镜尤其最后一镜和配乐(go west)的情感拿捏和构图的区域空间设置确实到位。


那么,想给予这种开高走低型作品差评但是收尾确实又不错,又确实给不了差评。从某角度上讲,这就是一次导演的算计。


一定要坚决抵制这种电影人【算计】吗?我个人认为当然不一定,一切都是为了电影服务。


评论

© 阿饼 | Powered by LOFTER